大衆網首頁|要聞|分站|網站導航
大衆報業集團主辦|英韓日|手機客戶端|用戶登錄

大衆郵箱

晚報郵箱

大衆論壇

衆衆微博

上海執行“最嚴垃圾分類”,分好類的垃圾去哪了?

7月1日起,被稱爲“史上最嚴”垃圾分類措施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正式實施,根據規定,個人或單位未按規定分類投放垃圾都將面臨處罰。與此同時,全國多地也陸續進入垃圾分類“強制時代”。

閱讀全文
  要點
  

1 7月1日起,被稱爲“史上最嚴”垃圾分類措施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正式實施,根據規定,個人或單位未按規定分類投放垃圾都將面臨處罰。與此同時,全國多地也陸續進入垃圾分類“強制時代”。

2 此次上海強制要求生活垃圾“四分法”,如此分法是否太過複雜?前端分好後,後端還會再混成一桶運走嗎?該如何建立分類的長效機制?分好類的垃圾去哪了?看專家詳解垃圾處理長效機制。

  

  豬吃的是濕垃圾,豬不吃的是幹垃圾……近期,一段“豬分法”成爲網友進行垃圾分類的“救命”口訣。爲了搞明白垃圾分類,豬也被拖出來幫忙。

  這一場垃圾分類的全民運動,上海又一次打響了第一槍。7月1日,被稱爲“史上最嚴”垃圾分類措施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正式實施,根據規定,個人或單位未按規定分類投放垃圾都將面臨處罰。

  據統計,上海市全市城管執法系統這一天開具了623份責令整改通知書。全市各級城管執法部門共出動執法人員3600人次,檢查各類單位4216家,依據《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共教育勸阻相對人881起,責令當場或限期整改623起。

  從生活點滴的垃圾分類中捍衛藍天碧水,上海能否首戰告捷,全國都在觀望。

上海:垃圾分類不到位或收巨額罰單

  在《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實施之前,上海在生活垃圾分類管理方面,主要的法律依據包括《上海市市容環境衛生管理條例》、《上海市城市生活垃圾收運處置管理辦法》、《上海市促進生活垃圾分類減量辦法》等。

  但與上述法律法規有所區別的是,此次實施的《條例》,不僅實現管理區域、管理對象全覆蓋,同時還加大了懲處力度,因此也被外界稱爲“史上最嚴”。

  根據《條例》,上海市生活垃圾按照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濕垃圾、幹垃圾分爲四大類。個人或單位未按規定分類投放垃圾將面臨處罰。

  《條例》中,除對個人混投行爲處50元以上200元以下罰款外,對單位未按照規定分類投放的行爲,規定最高可處5萬元的罰款。

  對生活垃圾收運單位、處置單位不遵守相應規範的,分別規定最高可處10萬元、50萬元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吊銷單位經營服務許可證。此外,《條例》還確立了失信懲戒制度。

  另外,《條例》中還專門提出“促進源頭減量”。其中明確規定,餐飲服務提供者和餐飲配送服務提供者不得主動向消費者提供一次性筷子、調羹等餐具。旅館經營單位不得主動向消費者提供客房一次性日用品。

 

多地出台法律法規懲處“混投垃圾”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的實施,也讓公衆再次把目光聚焦到城市生活垃圾汙染的問題上。

  其實,超大城市開展生活垃圾分類曆程,可追溯到2000年開始在全國8個城市進行的生活垃圾分類收集試點工作。8個城市中,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均在列。

  近年來,各地也陸續出台了地方版條例、法規等。

  例如,《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早在2012年3月就開始施行,明確了政府部門、物業等管理責任人、收運處置單位、垃圾産生單位的責任和罰則。

  2018年7月1日,《廣州市生活垃圾分類管理條例》施行,其中規定個人未按規定將生活垃圾分類投放到指定的收集點或者收集容器內的法律責任,將由城市管理綜合執法機關責令改正,處二百元以下的罰款。

  《廈門經濟特區生活垃圾分類管理辦法》自2017年9月10日起就已實施,其明確規定,隨意抛棄、傾倒、堆放生活垃圾的,單位將被處以最高5萬元罰款,個人最高也將面臨1000元罰款;而未分類投放的,個人最高將被罰款500元。對于多次違規被處罰的單位和個人,將被納入執法“黑名單”系統,列爲重點執法監督對象。

  在深圳,《深圳經濟特區生活垃圾分類投放規定(草案)》已完成向社會征求意見,立法工作正在緊鑼密鼓進行。其中,樓層撤桶、個人未分類投放生活垃圾罰款提高了10倍等規定,引發熱議。

  有媒體分析稱,北上廣等大城市已進入垃圾分類“強制時代”。

今年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啓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

  近年來,中國正從國家層面加速推行垃圾分類制度。

  2017年3月,國家發改委、住建部發布《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要求在全國46個城市先行實施生活垃圾強制分類。

  46個城市包括:北京、天津、上海、重慶、石家莊、邯鄲、太原、呼和浩特、沈陽、大連、長春、哈爾濱、南京、蘇州、杭州、甯波、合肥、銅陵、福州、廈門、南昌、宜春、鄭州、濟南、泰安、青島、武漢、宜昌、長沙、廣州、深圳、南甯、海口、成都、廣元、德陽、貴陽、昆明、拉薩、日喀則、西安、鹹陽、蘭州、西甯、銀川、烏魯木齊。

  2019年6月,住建部、發改委、生態環境部等九部門聯合印發《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等部門關于在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開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的通知》。

  《通知》提出,決定自2019年起在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啓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到2020年底46個重點城市將基本建成垃圾分類處理系統,到2025年,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類處理系統。

爲什麽城市生活垃圾需要分類?不分不行

  上海政法學院教授、上海市社會建設研究會副會長湯嘯天表示,垃圾分類是城市建設長跑的起點,既對城市治理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也在考驗著市民文明習慣的養成。

  爲什麽城市需要進行這場“累人”的長跑,市民需要經受習慣養成的考驗?原因在于城市生活垃圾已經不分不行。

  從數量上看,大城市生活垃圾的總量確實多,“垃圾圍城”並不是危言聳聽。

  去年年底,生態環境部發布了《2018年全國大、中城市固體廢物汙染環境防治年報》。年報顯示2017年,202個大、中城市生活垃圾産生量爲20194.4萬噸,而垃圾産生量位居前十的城市所産生的生活垃圾量占全部信息發布城市總量的28.2%。

  而從處置上來看,垃圾分類是解決垃圾汙染問題的一個必然選擇。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循環經濟産業研究中心主任溫宗國說,生活垃圾本身就是一種環境汙染,而減少的途徑不外乎減量化、再利用、資源化,還有最後的無害化。而處于源頭的垃圾分類是減量化的關鍵,並爲後續的再利用、資源化提供可行性。

  溫宗國表示,“我們過去無害化的方式,就是焚燒或者填埋,但其實焚燒會産生爐渣、飛灰等二次汙染,填埋也會占用土地和産生滲濾液。分類之後,需要進行填埋和焚燒的垃圾量就會顯著減少,垃圾的雜質含量也會降低。把不同品種的垃圾分質分類後,才能夠進一步資源化利用。

上海生活垃圾爲何采用“四分法”?

  對于垃圾分類,曾有一種觀點,“幹濕”兩分法比較好推行。也就是說,把菜葉、剩飯、骨頭等廚余“濕垃圾”分出來,避免弄髒塑料、紙張等其他“幹垃圾”,影響其回收再利用。號稱世界上垃圾分類做得最好的日本,在實行垃圾分類初期,也僅將垃圾分爲可燃燒、不可燃燒兩類。

  本次上海市生活垃圾按照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濕垃圾和幹垃圾4類來分的,但是讓人費解的是,部分垃圾並非是按照幹、濕的字面意思來分類,比如尿不濕屬于幹垃圾,幹瓜子殼卻屬于濕垃圾,雞骨頭等屬于濕垃圾,大骨頭卻屬于幹垃圾……

  “本次上海的‘四分法’主要是根据《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国办发〔2017〕26号)的分类标准、上海人的语言习惯,以及末端处理设备的能力和处理便捷性来确定的 。”同济大学循环经济研究所所长杜欢政教授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杜歡政參與了上海垃圾分類相關政策研究的前期工作,他說,生活垃圾的特點是非標准化,成分極其複雜。比如按照粽葉屬性,本應屬于廚余濕垃圾,但粽葉的材質比較硬,後端處理時刀子很難切碎它,因此,只能作爲幹垃圾來焚燒處理;大骨頭被分類到幹垃圾,也是同樣的道理。

先有分類習慣還是先有處理設施?

  在家把垃圾分類做好了,到垃圾處理廠是否又會混到一塊?“濕垃圾處理設施建設相對滯後是全國較爲普遍的問題。目前,上海的生活垃圾末端處理能力基本能匹配分類處理的要求,並在加快建設濕垃圾處理設施。但在現階段,分類後各種垃圾又混到一塊運輸、處理也是有可能出現的。”杜歡政說,居民養成垃圾分類的習慣至少需要3—5年,到底是等居民養成分類習慣後再建設分類處理設施,還是等處理設施全部建成後再要求居民垃圾分類?

  “這就如同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因此,先開始實施強制分類,再根據分類和處理過程中出現的問題,逐步調整和解決。”杜歡政說。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劉建國表示,垃圾分類是一個從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理的完整鏈條,涉及産生垃圾的居民和單位,收集、運輸和處理的企業,管理的政府,參與者衆多。在一定階段,分類又混運的情況難以避免。“現在需要做的是,大家都要負起自己的責任,不要相互推诿和指責,各負其責,把自己在這鏈條上該負的責任負起來,這件事情總會有解決的一天。”

  《“十三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要求,到2020年底,设市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能力占无害化处理总能力的50%以上,其中东部地区达 60%以上。

  劉建國說,目前,我國生活垃圾處理系統的基本結構是焚燒發電、衛生填埋並舉,隨著垃圾分類逐步推動,一批適合處理有機濕垃圾的生物處理設施在逐步建設中。“預計在未來幾年,會成爲我國垃圾處理整個技術格局中不可忽視的組成部分。並通過分類處理系統,不同特性的垃圾到適合的處理設施中去,達到整體績效最優、汙染最低。”

怎麽建成分類的長效機制?

  爲解決“垃圾圍城”問題,多年來我國一直呼籲進行生活垃圾分類,並進行試點,但效果不盡如人意。該如何建立分類的長效機制?

  杜歡政說,分類投放不能“一刀切”。上海要求垃圾“定時定點”投入,投放點不能設得太遠,投放時間也要跟小區居民協商。“比如小區居民工作時間多爲996,設置早晚6點到8點爲投放時間,很多人就無法扔垃圾了。必須‘一區一策’,‘一刀切’的政策最終是無法長期實施的。

  在生態環境部6月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環境部新聞發言人劉友賓也表示,環境部正在推進《固體廢物汙染環境防治法》修訂,將垃圾分類制度及相關要求納入修訂內容;根據《“無廢城市”建設指標體系(試行)》,明確將生活垃圾分類收運系統覆蓋率、有害垃圾收集處置體系覆蓋率、生活垃圾填埋量等作爲考核指標;將垃圾分類突出問題納入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等。

  (據中國新聞網、科技日報等)